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人生 >

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牌

  

在静海县城一处城中村里,到处都是低矮的平房。阿辉在老乡的带领下,七弯八拐地抵达目的地,阿辉晕头转向,早已经忘了来时的路。他一度产生怀疑,但碍于面子,依旧一直跟着老乡往前走。进了屋里,阿辉发现,不足50平方米的房间住着21个人,瞬间感觉上当了,但此时房门已被锁住,时间已是13日凌晨。

“在传销窝点的3天,看到他们负责人每天中午都会提回来一大袋子现金直接摆放在桌子上,说这是今天赚的钱。我知道这些都是做给我看的。”阿辉说。

阿辉说:“有时候我也会很主动地去和他们聊天,询问他们都是如何赚钱,表现出一副对赚钱很感兴趣的样子,他们就告诉我‘我们一睁眼就有钱过来,这是我们直销的秘密’”。

阿辉介绍,“那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连带自己22个人,吃喝拉撒睡全部在这个封闭的院子里解决。在里面不让我洗头,天热得我实在难受。”据了解,这里面大多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都是被那种高收入的谎言骗过去的。

刚到天津,为何会被传销分子盯上?阿辉回忆说,去天津前,他在qq空间里发了一条将要去天津的动态。就是这条动态,导致他被曾在西藏认识的陕西老乡盯上。在发出这条状态后不久,他就先后接到老乡的qq消息和电话、短信。这位老乡邀请阿辉到了天津一定要去他那里坐坐、聊聊天。

据阿辉回忆,刚进去,他们对自己都很好,所有的合理要求都能够满足,只是不能接触手机,不能走出这个院子。

“他们每天除了上两次课和吃饭外,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牌,他们也要求我去听课,当时我也去了,但因为讲课人的普通话有着浓浓的地方口音,所以课程我也听得晕晕乎乎的,只记得说了好多公式,说这套直销理念是哈佛大学俩大二研究生创立的,并承诺只要我学会了这套理念就放我走。”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不再警惕自己,阿辉尽可能地去顺从他们。

8月12日早上7点,阿辉乘坐的火车停靠天津西站,在那位老乡的建议下,阿辉转车至天津站等候,直到下午3点才见到了老乡。随后两人在附近逗留了一会,之后又因各种原因,直到深夜11点多才向他们的传销窝点走去。

“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此地不宜久留,我要离开这里。想拿起身边的家伙和他们干,但考虑到人家是21个人,自己双拳难敌四手,就放弃了抵抗的念头,改变态度,让他们接受我。”阿辉回忆起当时的心理活动。